就能看到燕京图书馆所做的一切数字化的内容

2017-04-06 09:47

  张乐天总结生活社会资料的学术价值有几个方面,第一:资料特别是那些原来没有被纳入到研究视野的、来自底层的资料,是做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前提,为人文社会科学对中国的理解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;第二,这些资料充满着细节,正是这些细节,有助于人文社会科学的创新与发展;第三,这些资料具有完整性,比如一个家庭二十几年连续不断的通信,或者一千多封通信,这些资料不能以学科而分,但可以交叉运用。

  图书馆界都在提倡数码人文的研究,对材料进行数字化,一方面是保护古籍原件,另一方面是避免学界在使用古籍时造成进一步的损耗。

 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技术部主任林海清介绍,伯克利东亚图书馆的数据化过程就是出版古籍的影印化、数字化。图书馆把古籍数字化以后,发现一个问题,人们怎么使用这些数字化的资源?

  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的马小鹤介绍,只要能上网,就能看到燕京图书馆所做的一切数字化的内容,主要是中文的,同时也有一些日本、韩国的收藏。每一种收藏的价值学界都会做一些评价。

  张乐天出生于1940年代,他感慨这些资料对曾经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来说,是给出了一个新鲜的、意想不到的对中国的理解。

  数字化对图书馆学的未来指引